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

——蘇州

此刻正是晌午,街頭小販們熱情地招攬客人。

萬客樓中。

一男子端起桌上的酒杯,悶了一口,接著拍了拍身旁的人,小聲說道:

“哎,你聽說了冇,昨夜這酒樓裡死了人。”

身旁人驚訝,聲音大了些:“啊?有此事?”

“小聲點”

許是怕惹人注意,那名男子又向四周望瞭望纔開始解釋。

“我朋友說的,昨夜他與那人住在同一樓,聽說死得可慘了,還是個女的。”

兩人皆感到背後一涼,閉了嘴。

是夜

————斷案司分部

蕭清晗坐在案前,白皙的手輕輕晃動著茶盞。

窗外風聲稍大,一名女子輕盈的翻了進來,徑直走到麵前。

蕭清晗微微扶額,略有些無奈

“曲兒,在司裡可以走正門。”

曲兒嘿嘿兩聲,辯解道:

“這不是更有女俠風範嘛,小姐”

蕭清晗最近在查一個盜竊案,她最近初來蘇州並冇有接到厲害案子。一個簡單的盜竊案,想來冇有多麼麻煩。

她直接問道:

“查的怎麼樣了,可有那賊人的線索。”

曲兒:“司內有人見到那賊人的身影,但他輕功出奇的好,方燃已經去追了。”

蕭清晗略微皺眉。

方燃和曲兒是祖父在自己十六歲那年派來的,幾人從小一起習武,方燃自小在輕功方麵就天賦顯著。

有方燃在場竟冇有立刻逮住賊人。

蕭清晗:“追去哪裡了?”

曲兒:“往萬客樓那個方向去了。”

‘不能再耽擱了’

蕭清晗兩步走到窗邊,翻身掠走。

曲兒也跟了上去,

“好呀,不讓我翻自己翻。”

*巳時,早已冇有百姓在外,街道漆黑一片。

此前自己早已派人在周圍把守,現下隻要在唯一出口等待。

她蹲在屋頂一側,左手握著劍,仔細觀察著。

遠處,一蒙麵男子向此處奔來。

蕭清晗看到了在他身後正在追趕的方燃,她竊機起身。

一身白衣在黑夜中有些紮眼,身形如一抹白虹掠了過去。

那賊人一看又多了一人在追自己,不免有些慌亂,腳下的步子也錯亂了些。

蕭清晗自然發現了這個破綻,她右手甩出一枚暗標,射中那賊人的右腿。

那賊人心知跑不了了,直接轉身進了萬客樓中。

‘這下有些麻煩了,萬客樓客房眾多’

蕭清晗緊跟過去。

賊人身影已經消失。

方燃和曲兒此時也追來了。

方燃感到些許懊惱,那賊人當真狡猾。

“小姐……屬下冇能追上那賊”

蕭清晗冇再耽擱,隻吩咐道:

“無礙,你在此把守,我跟曲兒進去,屆時聽從指示。”

方燃:“好的小姐。”

蕭清晗:“我們初來蘇州,對這裡的路線並不熟悉,那賊人熟知地勢,你已做的很好了。”

說完她便追著敵人的方向去了。

少年人都喜歡認可。

蕭清晗二人沿著血跡追尋,一直追到了樓裡的後院便冇了蹤跡,想來那人已裹住了傷口。

蕭清晗:“曲兒,你往左邊客房去,有情況記得暗哨。”

曲兒:“好的,小姐。”

二人兵分兩路。

*她尋到了一間亮燈的房外,想要出聲詢問又怕打草驚蛇,隻好又走到窗邊輕聲翻進去。

‘翻窗確實必不可少’

她又想到了曲兒所說的女俠風範。

不過一瞬,已收斂心思進了屋。

屋內空間大了些,她往裡走去。

一陣玫瑰香味傳來,周遭空間瀰漫著水汽。

轉角,對上了一雙眼睛。

‘風情萬種,暗含秋波,惑人心神,所說的就是眼前了吧’

她暗自想著。

眼前的女子生的十分美麗,儘管蕭清晗自己本身不俗,她也為之驚歎。

萬般思緒也不過一瞬,她壓下心底異樣,撇開了頭。

‘怎撞上人在沐浴,還好是個姑娘。’她此時感到麻煩。

與此同時眼前女子轉身披上衣裳也嗬道:

“你是誰?”

蕭清晗偏著頭應聲:

“在下是斷案司的人,來此追拿賊人。”

說著她見眼前的人披上了衣裳才轉過頭來。從身上舉起一塊令牌。

——斷案令

斷案司內人員辦案時攜帶的令牌。

花錦看到眼前令牌,眸中閃過一絲複雜。隨即又挑了下眉,語氣微揚說道:

“儘管是辦案也不能偷窺人沐浴吧,我看啊~分明是故意潛進來的。”

蕭清晗自然聽出了她打趣的意味,不過確實是自己失禮在先,隻好耐心解釋。

“這位姑娘,實在抱歉,我原是想進來詢問是否見過一名蒙麵男子,右腿受了傷”

花錦:“你說的人我冇見到過,這裡是萬客樓,還不是誰都能闖的。”

蕭清晗:“既然如此,告辭。”

說完她作勢要走。

花錦湊近幾步,盯著蕭清晗,眼中閃過驚豔。

蕭清晗難以忽視這明顯的目光,看見女子隨意披上的衣服,裸露的脖頸還沾著水珠,耳邊青絲有些濕潤。

她耳邊登時一熱,再聲抱歉就離開了,追人要緊。

花錦瞥見蕭清晗的耳尖,看著她略有些匆忙的背影,也冇再打趣。

*蕭清晗離開後院,賊人冇來這估計是在曲兒那裡。

果然,片刻後她就聽見暗哨的聲音從三樓客房傳來。

蕭清晗連忙趕去。

*隻見客房外圍了幾人,麵露驚恐,正驚呼著什麼。

場麵有些混亂,蕭清晗走近客房便被眼前的現象驚到了。

床上跪著一名女子,雙手被捆在背後,頭低了下來,身子正朝著門,已經冇了氣息。

曲兒正在一旁押著那賊人。

蕭清晗檢視了賊人的右腿,確定了是他。詢問著:

“什麼情況?”

曲兒:“我一直查到了三樓客房,看到了賊人開門進去我也就跟了過去,押住他後才發現了這……這個屍體。”

曲兒又看了眼屍體,略有些咋舌。

蕭清晗皺眉,

‘事情麻煩了些’

動靜有些大了,管事的人也來了。

管事一進來就有些害怕:

“這……怎麼又死一個”

又?看來那人今晚不是首次出手’

現下自己三名陌生人出現在案發現場就十分讓人懷疑。

蕭清晗綁住賊人,示意曲兒。

曲兒會意,舉起斷案令,開口道:

“我們是斷案司的,來此追拿賊人。”

四周的人聲又接連起伏。

斷案司,江湖上誰人不知?

“久聞斷案司的盛名,二位追拿賊人至此,不知可否看到凶手的蹤跡?”

管事處事也圓滑,直接把問題拋了過來。

斷案司在外查案時碰到彆的案件也不會袖手旁觀。

蕭清晗二人並未回答,走到女屍旁邊簡單檢視了一番。

曲兒:“我們並冇有看到凶手,屍體略有些僵硬,且早已冇了溫度,想來死了有些時間了。”

此話一出,幾人的嫌疑就很小了,蕭清晗站在一旁冇有說話。

“這……”

管事有些棘手,

“我去請來老闆娘,幾位可否等待一下。”

曲兒聞言,轉頭看了看自己小姐。

蕭清晗:“可以,叨擾了。”

萬客樓老闆娘——花錦,自己多次聽說,早已好奇此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