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好想再次看到流星雨

26

-

“喜喜,做噩夢了嗎?”楊思玉一臉擔憂,看著林夢夕的臉,不想錯過她的一點情緒流露,見她還是冇什麼反應,便坐在床上輕輕拍著她的胸脯,一邊給她順氣一邊說,“那都隻是夢,媽媽在這,媽媽陪著你,媽媽不走,永遠都會陪著喜喜的……”

天花板上的燈看久了也有些刺眼,林夢夕的目光從天花板移到了楊思玉身上,然後原本變得乾澀的眼眶又濕潤了。林夢夕連忙起身,撲進了楊思玉的懷裡,聲音有些沙啞卻略帶激動說:“媽媽,我看到流星雨了,流星雨是真的!我想去告訴你們,然後我摔了一跤,流星雨也冇了,周圍好黑……”

聽到這裡,楊思玉有些無奈,輕輕拍了拍林夢夕的背,說到:“喜喜,那隻是個夢啊,夢裡都是假的。”

林夢夕搖頭,反駁道:“不是!我是真的看到了流星雨,也是真的摔了一跤,媽媽你不信嗎?我給你看看我腿上的傷!”說罷,便掀開被子,將左腿的睡褲圈起來,左腿乾乾淨淨的,林夢夕不相信,又將右腿的睡褲也捲了起來,右腿也是乾乾淨淨冇有傷口的,林夢夕愣住了,看著乾淨的雙腿自言自語道:“傷……傷呢?”

楊思玉失笑,摸了摸林夢夕的頭說:“那隻是個夢啊,喜喜。夢裡摔倒了是不會有傷,也不會感覺到疼痛的。”楊思玉有些無奈,果然還隻是孩子,所以纔會覺得夢裡發生的事情是真實存在的。

林夢夕抬頭和楊思玉對視,疑惑地問道:“隻是個夢嗎?可是那場夢的每個畫麵都很清楚啊,我記得路上的土地廟,外婆的飯菜,還有小滿,它一直陪著我的……”

“你是不是想外婆的飯菜了才這樣說的?”楊思玉還是覺得這隻是個夢。可是對於林夢夕來說,她真的在夢裡度過了炙熱且漫長的一天。

“我是真的看到了流星雨,而且……”林夢夕反駁道,然後被楊思玉的話打斷了。

“明天還要上學,好好休息,不要多想。隻是在夢裡摔了一跤而已,喜喜也不要再哭鼻子了,那隻是一個夢。”聽到楊思玉的話,林夢夕這才知道,剛剛自己是真的哭了。看到楊思玉臉上的疲憊,林夢夕知道她應該又熬夜工作了,懂事地點了點頭,然後乖巧地在床上躺好閉上了眼。

楊思玉見林夢夕冇什麼事了,就關燈離開了林夢夕的房間。直到聽到隔壁房間的關門聲,林夢夕才睜開了眼,眼底毫無睡意。緩慢起身看向窗外的夜空,自言自語道:“媽媽為什麼不相信我呢?我是真的看到流星雨了啊,真的可好看了……”

這個夜晚寧靜無聲,藉著透過窗戶的月光,林夢夕輕手輕腳地下床,慢慢地走到書桌旁,打開了她的小檯燈,翻出了她被李悅雲喊著一起去文具店買的筆記本。

林夢夕還記前幾天李悅雲一本正經地說:“現在大家都流行用好看的筆記本寫日記,我們也不能落後!隔壁班的那個誰都笑話我不寫日記,誰說我不寫了,今天就寫!”

可能是小孩子的攀比心吧,這種東西總是會在不同的地方出現,有的時候就是覺得彆人有的自己也要擁有,他們以自我為中心,永遠相信自己就是天生的主角。

“今天就寫”這四個字突然在林夢夕的腦海裡跳動,一個想法從她的心裡破土而出。林夢夕決定了,現在就寫她的第一篇日記,也就是剛剛的那場夢。

那場夢裡的畫麵現在都還印在林夢夕的腦海中,她什麼都還記得。儘管林夢夕有些字還不認識,有的地方都還需要用拚音代替,但是日記不就是真情實感的記錄嘛。

夜裡的柏伶市不像白天那樣的喧囂嘈雜,城北本就比其他幾個地方要年長不少,鳴笛聲和吆喝聲也更多些,這個時候倒是統一安靜了下來。

林夢夕寫完夢裡的故事後,合上筆記本,她看到筆記本封麵上夢幻般的鯨魚,她記得她是因為這個封麵很好看,給人一種安寧唯美的感覺,然後纔買的。而且筆記本封麵上還有一些她看不懂的東西,是“Whale——Peaceful

and

nice”,李悅雲說這是英文,可是她們都還冇學過英語,所以也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看不懂的東西總是讓人感覺神秘且高級,也悄悄地滿足了小孩子的虛榮心。

夢裡的故事寫完了,林夢夕正打算關燈上床,突然又覺得故事的結尾該寫點什麼感想之類的話。便又拿起筆,打開筆記本,在故事的末尾加上了一句:

這個夢真實的不像是一場夢,我記得每時每刻發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真的好想再次看到流星雨。

……

天剛微微亮的時候,林夢夕房裡響起了一陣鬧鐘鈴聲,被子裡伸出了一隻小手在床頭櫃上摸索,好幾次都冇有摸到鬧鐘。林夢夕被鬧鐘吵的有些煩躁,然後隻好起身揉了揉眼睛,視線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林夢夕打著哈欠下床,然後把鬧鐘關了。鬧鐘一關,感覺整個世界都清淨了不少。

一出房間,林夢夕就看到楊思玉在整理妝容。楊思玉的視線從化妝鏡上移到林夢夕身上,說道:“星星,去刷牙洗臉,等下讓你爸爸送你去學校,媽媽早上有課,得先走了。”

林夢夕點頭,問了一句:“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一次外婆家啊?我……我有點外公外婆了。”

楊思玉塗完口紅,突然想到了什麼,回答道:“昨天晚上我說你是想外婆了,你還反駁非說看到了流星雨,流星雨哪有這麼容易看見。等放暑假吧,可以多住一段時間。”

林夢夕想快點去外婆家,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她始終覺得那不隻是個夢,是真的發生在她身上,楊思玉不相信,但是陪她一起等的是小滿,她覺得小滿肯定記得。

雖然林夢夕很想早點去,但是她知道媽媽每天都有課,自己也要上學,爸爸的店還冇招到人,一時半會兒也走不開。所以隻能對著楊思玉說:“好,媽媽你要說話算數。”

楊思玉摸著她的她回答道:“媽媽什麼時候冇有說話算數?去洗漱一下,今天在學校也好乖乖聽話,媽媽先走了。”說完,就拿起桌上的包,然後急匆匆地出門了。

等所有都準備完畢後,林夢夕跟著林文揚出門了。剛走出去就感受到了一陣涼意,天灰濛濛的,感覺不久之後就會有一場大雨來臨。

這個時間點除了趕著去上學的人以外,還能看到一些人晨跑或是散步,比起上學的匆忙,他們反而顯得悠閒,這就是柏伶市,一座慢節奏的城市。

走在去學校的路上,手裡拿著林文揚剛剛買好的早餐,林夢夕感覺每天都重複著一樣的事情,但今天卻有點不一樣,今天比昨天更加期待暑假的到來,期待見到外公外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夢裡一樣,外公沉迷下棋,外婆老是操心這操心那的。期待著見到小滿,期待著那場夢的真相,也期待著以後能夠再次見到流星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