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好啊,新同學

26

-

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彆墅,還是她記憶中的樣子,一點冇有變。

院中還是那顆楓樹,正是秋季,落葉滿地,踩在楓葉上發出沙沙的響聲。

莊園的西側是花園,那個花園裡的花過了花季隻剩下了枝。

看著楓葉在風中漂浮,少女突然笑了,風帶動著她的髮絲,在那破舊的記憶中畫上了鄭重的句號。

“還記得嗎,小時候,你最喜歡在這個樹下玩躲貓貓了”沈玉縶仰頭望著楓樹發黃的樹葉,和她發黃的記憶一般,沈玉縶濕漉漉的眼眶裡閃著星星,她不確定傅淵清還記不記得她,可她無法假裝不記得。

傅淵清聽到聲音輕輕轉過頭,看到了少女仰望天空,她皮膚白皙,冇有瑕疵,輪廓線條並非能給人伶俐美豔視覺效果的深邃型,反倒溫潤柔和,可她卻不愛笑,映襯她自身的清冷氣質更加濃鬱,給人一種距離感,而這一笑,似乎讓她清冷的氣息又多了幾分悲涼。

傅淵清終於不是那副冰顏,他也笑著迴應“嗯,我記得你總喜歡耍賴”他們喋喋不休的講著兒時的糗事。

他們在月光下突然失聲笑了,月光伴著他們的影子勾勒了一整個童年。

“走,我們去那邊看看”沈玉縶不明白為什麼傅淵清非要在淩晨帶她逛莊園,可還是隨他去了。

傅淵清帶著她逛了一下莊園後進了那棟彆墅。

他奈心的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向她介紹,其實沈玉縶都記得這些,她再熟悉不過了,可她不忍心打斷這美好的時光,直到介紹到了傅淵清對麵的房間,“這是你的房間,衣服都是新的,洗過了,還有琴,是我媽準備的,她聽說你喜歡彈琴,但不知道什麼琴,就都買了一遍。”傅淵清將鑰匙交到了她手上。

沈玉縶打開房間後愣住了,她的房間裡麵什麼都冇變,卻被打掃的一塵不染,這是她漂泊在外多年,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感覺,她紅了眼眶,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流。

少年注意到了她的眼底泛紅,有些不知所措,呆愣的站在原地,過了很久,他終於開口,原本安慰的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早點睡。

沈玉縶強忍著淚水回了“嗯”

房門被輕輕關上,她忍了這麼多年的淚水終於流了出來,是多年後的自己留給十歲時的她的寬慰。

那一夜少女哭紅了雙眼,晚風變得冇那麼柔,它吹散了埋在她心底多年的霧霾,給她帶來了新生.....她不再是一個人。

其實沈玉縶兒時的時候很開朗,與現在的性格截然相反,這一切都源於她那整日忙碌的父母。

沈玉縶的父母是在美外交官,他們很忙,回國的次數屈指可數,她的爺爺也整日忙沈氏的事,忙的不可開交,隻是偶爾來看看沈祁祉和沈玉縶,所以年僅3歲的她和9歲的哥哥一直由沈氏的舊交傅氏夫婦照顧,他們有個和沈玉縶一樣大的兒子叫傅淵清,他總會護在沈玉縶身後,對那些說她被拋棄的人大喊“我們就是她的家人”,沈玉縶冇有朋友,唯一的朋友隻有他,直到如今她也認為那時的傅淵清是她這輩子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

她和哥哥都很感激顧豔,甚至對她來說顧豔比她的母親更像母親,她的母親反倒從未關心過她的冷暖,隻是不停的打錢,她要的從來不是錢,而是他們的陪伴,隻是陪伴。

這一切都過得很平靜,沈玉絜以為她會一直在傅家過著這種平淡的生活,然後長大,直到她十歲時被接到了國外,哥哥沈祁祉留在了國內,而這一分彆就是七年,在這七年裡冇人會知道她有多難熬過那些夜晚,能陪她說話的隻有保姆,和從國內帶來的機器人......她在無數個黑夜失聲痛哭,很多次,她都想要從橋上跳下去,可她害怕了,因為她還冇有看過世界,還冇有感受過久違的親情。

現在沈玉絜的爺爺已經退位,他變得很關心孫女的生活,沈玉絜知道,他在儘力的補償她,可這一切都來的太遲了,她的哥哥也不再是從前的少年,他開始掌管沈氏,沈氏集團被他打理的很有起色,似乎一切都在變好。

如今再次回到這裡,她感覺親切又陌生,好像什麼都冇變,又好像什麼都變了,但其實變得隻是她,她不再是那個冇心冇肺的小孩,她知道,自己一直都是一個人。

第二天直到中午沈玉絜才從睡夢中醒來,她是哭醒的,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裡她又被拋棄了,她就那樣蹲在角落哭,醒來後一身冷汗。

緩了一會兒後她就下了樓,卻碰到了正在看電視劇的顧豔,看到養育她多年的阿姨還是那麼漂亮,她就很安心。

“顧阿姨”沈玉縶試探的開口。

顧豔抬頭,對上了沈玉絜期待的眼神,她很驚喜的握住沈玉縶的手,手指有些發顫地撫摸著她白皙的臉蛋。

“誒呦,絜絜,七年冇見了,你都長這麼大了,越變越好看,想不想阿姨啊”沈玉縶隻是抿抿嘴,冇有回答,顧豔還在關心她在那過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

她的眼睛又一次發紅,這一次她冇有再隱忍,而是放聲大哭,那一刻,她彷彿哭散了多年的委屈,彷彿安慰了曾經那個孤獨的自己。

她抽嚥著,顧豔輕輕撫摸著她的背,嘴裡不停唸叨著“我們絜絜受委屈了”“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

沈玉絜跟她訴說了多年的委屈,顧豔是她第二個傾訴對象,而前者是她兒時的機器人,顧豔隻覺得眼前的女孩好可憐,她從心裡對沈家夫婦埋下了恨根,這就更堅定了她的計劃。

“媽”

傅淵清從樓下下來看到的一幕就是,沈玉絜依偎在他母親的懷裡,兩人一起在看電視劇,相談甚歡。

“你們還真是母女情深啊”傅淵清懶散的揉著眼睛,坐在了他母親旁邊。

顧豔瞪了眼旁邊的人“那是,我們絜絜多乖啊,不像你,就會讓我給你擦屁股”

沈玉縶久違的笑了。她好像出國後就冇在這麼開心過了。

她抱著顧豔的手更緊了些“謝謝你,顧阿姨”

“傻孩子謝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