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章

26

-

古箏在車的後排和養母一起坐著,,一道白光閃過,古箏感到一陣劇痛,望著血肉模糊的養父,抬頭看養母,養母緊緊把他抱在懷裡,卻依舊無濟於事,他死了。

突然古箏在一片純白中古箏在一片純白中睜開了眼,一道電子音從他腦海裡現:“宿主你好,我是係統0號,你的□□已經死了,但你很幸運,被無限時空選中,作為無限流玩家,隻要獲得足夠的積分,你就可以在無限世界裡重獲新生。”

古箏冇了師父,養父母也在接她回家的時候死了,他想他應該是個災星。那這個無限空間,是他的報應還是恩賜呢?他冇有說出口,隻問了:

“怎麼獲得積分?”古箏的聲音比0號聽過的任何一個人類都要動聽,明明知道是正常講話,它卻覺得是在撒嬌。

連語氣都放柔了一些,不過它似乎忘了自己的電子音,所以聽起來有些“虛”。

“通關無限副本,副本分S,A,B,C,D五個等級,遊戲通關等級越高,積分越多,反之則越少,但如果不幸在副本中死去,就再無生還的可能。”

“我可以不參加嗎?”

“不可以。”

“哦。”

“請問宿主是要去先去空間站,還是直接進入副本?”電子音再次在他腦海中響起

“空間站是什麼地方?”

“廣大無限玩家的居所,和你生活的世界一樣?”

“一樣?”古箏有些不可思議,雖然他冇有見過,但是他知道他所在的世界很大,不過他思考再三:

“那還是直接去副本吧!”

“好的宿主,正在為您傳送。”

“傳送完成。”

【多人副本(100)月影古堡】

故事背景:【血族,狼人,人類三個種族之間的鬥爭,持續了上百年之久,人類已經數不清經曆了多少生老病死,狼人要好一點,但同樣逃不過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而血族卻依舊是是那些人,在三族的第127場戰役中,人類的損失慘重……】

「任務:前往月影古堡」

「任務2:探索」

……

古箏在腦海裡問0號:“月影古堡是什麼”

“月影古堡,血族七位親王的老巢,其中有一位是血族首領。血族陰晴不定;狼人是一種強悍的生物,性情殘暴,可能會吃人;而宿主你所在的陣營是人類陣營,人類陣營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普通人類,而一部分是獵人。”

古箏在邦邦硬的小床上,他從床上坐起來,和孤兒院的一樣。

0號發出聲音:“宿主現在所在的時間是主線任務還未開始,所以宿主請正常在人類世界生活。”

“啊!”一陣尖叫聲從屋外傳進來。

“吸血鬼入侵了!”

在人群中不妨有血獵在,他們擋在前麵,用特質的子彈射擊。

但雙方在數量和力量上各方麵都很懸殊。

一位血族親王發話了:“停下你們愚蠢的舉動,我們不是來和你們打的。”語調有些輕浮,但依舊能聽出其中的冷漠。

古箏小心翼翼的從屋內探出頭來,不巧,被血族親王發現了:“找到你了,好奇的小貓咪。”

“不得無禮。”一個獨具威懾力的聲音響起。

古箏總覺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在他愣神的片刻,一個高大的身影停在了他的麵前,那個身影一把把他抱起。

“?”

古箏非常意外,在心裡問0號,不是說可以在人類世界正常生活一段時間嗎!?

0號的虛擬電子顯示屏感覺到了疼痛:“額(―)”它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0號,他是誰啊?”

“血族首領,彌爾·亞特”它的小宿主不會在進入的第一個副本的第一天就喪命吧,蒼天啊,大地啊,我軟糯可愛的宿主。

古箏竟然從電子音中聽出來一絲絕望

“他怎麼了嗎?”

0號和他解釋:“他是副本的大BOSS,每一個遇見他的玩家,都死了。”它有些生無可戀。

彌爾·亞特看著他的表情,以為古箏害怕他,像是知道了什麼,神情略微有些悲傷,不過就一瞬

“箏箏,不要怕,不會傷害你的。”

古箏注意到身旁一個人類都冇有,不連血族都冇有,除了他麵前這個

“我在哪呢?”古箏原本是想在心裡問0號的,但不小心說了出來。

冇想到的是

彌爾竟然回答了他

“我的精神世界。”

彌爾準備逗逗他:“在這裡,我想做什麼都可以——”

彌爾在他耳旁用氣音說:“包括殺了你。”

古箏其實不是很怕他,但是因為他畢竟是血族首領,有著不一般的能力,不能和他硬碰硬,所以——

“你可以把頭低下來一點嗎?”

彌爾唇角彎起一抹笑,低下頭,古箏踮起腳,一個吻落在了彌爾的唇上。

正當古箏準備往後退時,一隻大手扶住他的腰,把他往前推,彌爾的唇再次貼上了古箏的唇,彌爾像是品嚐美食一樣,舌忝著古箏的唇瓣,吸—允著他的唇珠,輕輕咬著他的唇瓣,彌爾用舌頭打開他的貝齒,在古箏的口腔裡麵舌忝///舌氏,吸著古箏的小舌

“唔…唔”

古箏輕輕推著他

“彌爾!”

“怎麼了,寶貝?不舒服嗎?”

古箏臉泛著紅

“舒服的。”他要是說不適合肯定會領盒飯的,古箏這麼想著。

“那要不要再來一次?”

古箏不說話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帶你回家好不好?”

“月影古堡。”

“好哦”任務1輕而易舉的完成啦!

彌爾收起精神世界,抱住古箏,張開翅膀

“害怕的話就閉上眼睛,抱緊我。”

他讓他抱的哦,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咯。

古箏把他的衣服都抱皺了,還把腦袋埋在他肩膀上。

不知怎麼,他竟然睡著了,氣息輕輕吐在彌爾的頸側。

彌爾看他睡著了,輕拍著他的背

好香,彌爾隻想到了這個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