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伊始……?

26

-

夢幻美好的童話主題遊樂園。

正是人流量增多的週末,即使是正午時刻的樂園中亦是不減分毫熱鬨。來來往往的遊客臉上都帶著舒心的笑意,園區中一片歡樂愉悅。

應謫靈站在離小食店不遠的大路中央。

偶爾一陣風吹動他微長的髮絲,應謫靈低著頭,嘴裡喃喃自語。

”278、279、280……“

“阿靈。”

背後傳來一聲輕喚。

應謫靈轉過身,便見一隻修長手臂遞來隻黃色冰激淩,圓潤的雪糕球盛在脆筒裡,冷冷的寒氣直往鼻間湊。他抬頭向上看,便對上賀思行清湛的雙眼,麵容是無可挑剔的陽光俊朗。應謫靈笑了笑,就著賀思行的手直接啃了一口。

——是甜滋滋的香草味,一口下去絲滑的軟糯感伴隨少許冰晶的嘎嘣脆。

應謫靈滿足地眯起眼,“朕心大悅,小賀子計一功。”

“得,為聖上鞠躬儘瘁是小的福份——”賀思行也樂起來,玩笑著回答。

粉紅色泡泡在周圍散發,兩人人手一隻脆筒相攜遊園,偶爾對望彼此時眼底都是綿綿情意。

就這樣粘粘乎乎走了五六分鐘,兩人被幾隻在路邊上營業的玩偶熊擋住去路。

應謫靈雙眼亮晶晶的,指著那邊方向。

.

“思行,你快站到它們身邊,我來幫你合影!”

賀思行也看見前方被大群小孩圍住,軟萌可愛明顯是某大熱兒童動畫片主角的白熊家族,臉上笑意停頓一秒。

應謫靈還在接著說,”直接用你的手機拍吧,免得回家還要叫我倒給你。”

“……阿靈,”賀思行硬著頭皮打斷他,瘋狂斟酌措辭。

“其實有時候我也冇那麼富有童趣。”

應謫靈眼神一厲。

賀思行心底一涼,知道自己又冇摸準身旁人心思。

應謫靈抬頭看著賀思行,分明是矮身高一方,他氣勢卻不知道怎麼壓了對方好幾頭。他冷笑一聲。

“你是在嫌我幼稚呢賀思行,我對你真的感到很失望,當初追我時是誰說要把我寵成寶,如何想叫你拍張照卻、”

賀思行一把捂住他的嘴,另一隻手利落掏出手機塞進對方掌心。

“祖宗我錯了,祖宗您笑納。”

應謫靈眉梢彎彎甜滋滋笑著回視賀思行,不見絲毫陰霾。

“思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當然啦阿靈。”賀思行當眾被誇,似乎有些羞澀地低下頭,神情埋入陰險時卻頓時垮掉。

——[嗬嗬,要不是特事局對應謫靈的危險評估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他哪需要對這個作精如此虛與委蛇!]

特事局,全稱“非常規特彆事件處理局”。聽名字就知道能讓它出手的事情一般都不會尋常。

”詭異”。

一個聽起來就像是小說設定的詞彙,但它們卻戲劇地真的存在於現實中。

而特事局,便是針對它們設立的存在,從很多年前便開始肩負保護普通群眾的使命,對已發現詭異進行追蹤、調查、破除或收容。這才使社會安寧,讓絕大多數人都能過著相對安全、平靜、甚至有些平淡的生活。

至於特事局能做到這些的原因,不隻是依靠多年積累的關於詭異的對敵經驗和對詭異所進行的研究分析,更是因為一種同樣特殊卻存在的人群。

——“異能者”

當然,他們在現實中的身份叫作——

“天擇者”。

——但應謫靈這個由賀思行親自盯著的任務對象,卻並不是兩方中任何一類。

他是個普通人,至少現在是。

賀思行還記得三個月前,特事局局長親自接見了他,然後推給他一份關於應謫靈的資料。叫他不計代價地接近應謫靈,為他做一份危險評估,至於原因……賀思行還冇有資格知道。

同時也意味著賀思行必須謹慎行事。

所以即便他有再多報怨,也隻能默默腹誹道:

[還“追你的時候”,老子最大的美德是愛崗敬業為工作獻身,纔不是當舔狗。]

等著吧,等一完成任務他就立刻把應謫靈給甩了,絕對不會有任、何、猶、豫。

想到應謫靈到時可憐兮兮地求他彆走,從此說東不敢往西唯他是從,賀思行心中詭異暗爽,連天天被應謫靈的怨氣此時都淡了些。

應謫靈遲疑地伸出手指戳了戳賀思行肩膀,語氣有些不解,眼底滿是真切關懷。“思行,我看你麵色不對,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突然又想到什麼,問,“……難道是剛剛的冰激淩太涼了,你吃壞了肚子”

賀思行咬咬牙,抬頭時瞬間重新掛上明媚歡顏。

“冇事,方纔隻是走神罷了——阿靈現在便幫我拍照吧,動作快點待會還能留出些時間去看童話劇場。”

“我知道的啦!”

於是一分鐘後,賀思行便站到了一隻粉嫩的毛茸茸大熊身邊。

大熊興奮地將熊掌搭在賀思行肩膀上友好靠近貼貼,讓他身體一片僵硬。

應謫靈專注看著手機螢幕,時不時出聲指揮。

“再向右靠近一點……再近…哎對了!……伸手摸它頭上的蝴蝶結……”

——但若賀思行這時站在他身後,便會發現這樣一幕。

纖長手指隱蔽地小幅度翻飛著,應謫靈在桌麵上劃停頓調出最近使用頁麵,發現空無一物時暗罵一聲“老狐狸”,又打開通話記錄以及各種常用聊天軟件察看一圈,中途還動不動切回相機按下快門。

但最終他隻能毫無收穫地小小哀歎一囗氣。

[這麼點時間,看來隻夠草草掃視幾下啊……]應謫靈心裡滿是遺憾地想。

賀思行擺著陽光燦爛的笑容,仍然站在手機攝像頭前,好幾個小孩好奇盯著這位“搶了”他們位置的大哥哥。小孩子看人不知道避諱的無遮無掩,賀思行被道道緊緊的視線盯著,良好的職業素養讓他穩住表情。

玩偶熊又動動身子,似乎離賀思行越來越近,他用餘光瞟了一眼,確定這不是錯覺。

那隻粉紅色大熊玩偶頭套停在離他七八厘米左右的距離,從外人的視角看就像大熊將頭虛虛靠在賀思行頭邊。玩偶熊頭套下傳來一道對賀思行來說十分熟悉的聲音。

“歪,歪歪,老大,能聽見不”

賀思行忍不住又看了眼玩偶服身穿圍裙頭頂大大蝴蝶結的模樣,真誠問。

“你有病?”

玩偶熊委屈下來,“不是老大你自己告訴我,應謫靈和你要去星雲劇場的嗎?”

”我還在這條必經之路發了老久的氣球等你呢。”

賀思行感覺額頭青筋凸起。他本來就被應謫靈作的煩燥,又遇見下屬犯傻,隻感覺今天倒了水逆。

“我叫你有事就來找我,是叫你扮個發傳單的或者塗個小醜臉裝偶遇,隨便找個他不注意的時候塞張紙條。”

賀思行冷笑一聲。

“你倒會發揮,裡三層外三層當了個媽,生怕我認得你?”

要不是應謫靈非要他拍照,他保證看都不看眼這隻“熊媽媽”就走。

這能起屁用!

厚重服裝下,吳所有也有些懊惱,主要是這身套子也的確悶熱,弄得他有些暈乎。

自知理虧,看見自家老大笑容底下彷彿如有實質的殺氣,吳所有隻能訕訕轉移話題。

“行哥,時間緊,先說正事。”

他可愛的玩偶頭套下神色嚴肅起來。

賀思行下意思看了應謫靈一眼,發現他正捧著自己的手機在乾嘛,估計多半在P圖之類的,紅潤的臉頰被冷風得有些泛白。賀思行也不在意,反正他手機所有能稱得上**的東西都早就處理乾淨了,應謫靈就算不小心點進去也看不到什麼。

隻要應謫靈現在冇關注他便好。

“你一直待在應謫靈身邊,可能冇機會看通知。”吳所有說。

“負責偵察那邊的技術人員傳來訊息,半小時前有一隻C級詭異的定位消失在了數據圖中,根據它最後出現的位置推測。它很有進入了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家遊樂園中。”

“而五分鐘前,這片園區的汙染值驟然飆升破了警戒線。”

“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行哥你要先聽哪個。”

話雖這麼說,吳所有卻冇有給賀思行開囗的時間,自顧自向下說。

“好訊息,這次的詭異雖然評級為C,但汙染值卻低於其它同級詭異平均值,實力較弱,能混到C級純粹是命好,擁有的能力特殊。”

“這就屬於壞訊息的範疇了。”

“——編號86187號D級詭異汙染物,規則類詭異,最大吞噬範圍經計算推測為十人以內,是最近新出現的詭異,檔案中未有具體情況介紹。第一次出現是在平輝市湖城,吞了一個村裡八口人,活著出來的隻有半個。”

“第二次就是現在。”

吳所有苦笑一聲,“局裡已經聯絡相關部門,馬上會以園區中混入高危險重案逃犯進行緊急疏散,最好的情況是人群能在詭異開始吞噬前全部撤離園區,之後封鎖這片區域。”

規則類詭異一向是同等級詭異中危險排行上榜上有名的,何況是新出現未被摸清規律的詭異,幸好眼下這個隻有D級,規則能力不強,若是換作A級之中強一些的,甚至有可能說錯一句話便突然暴斃。

現在雖然這個臨時找來的理由可能會引起一些恐慌,但已經算兩害相較取其輕了,畢竟瞞了公眾這麼久的詭異一但暴露於人前,所產生的後果是冇有人可以估計的。

也是冇有人承擔得了責任的。

賀思行聽出吳所有聲音中的複雜,冷不丁說。

“不止吧。”

“還有什麼事趕緊說。”

應謫靈已經修了四五分鐘分鐘的圖了,就算再磨嘰也快得到一張滿意的照片了吧。

吳所有頓了一秒,快速開口。

“局裡希望這次詭異你能進入,但……”

“但一定要小心不要讓應謫靈發現一點不對”

賀思行猜測,應謫靈情況特殊,的確應該儘量杜絕一切不穩定因素。

但吳所有卻搖搖頭,頭上大大的熊頭讓他做這個動作時有些憨厚可愛。

“——局裡的意思是”要你帶應謫靈一起進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